您当前的位置 :黑龙江经济网 > 大兴安岭 > 综合新闻 正文
寒冬最冷小镇里坚守的美丽营林人
来源:黑龙江经济网 编辑:于克勤 2021-01-15 10:10

  黑龙江经济网讯(冯宏伟 记者马朝林)俗话说:“三九、四九,打骂不走”,说的就是在大兴安岭冬天寒冷天气里不适合人们出行,三九、四九的天气也是有着“中国最冷小镇”之称的大兴安岭呼中区最冷时节,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极寒天气里,有一群林业职工依然“扎根”在深山中,从事营林生产的工作岗位,清理病木朽木,进行中幼林抚育。

  

  割灌机手正在作业

  在大兴安岭林业集团公司呼中林业局大西沟管护区425林班的山脚下搭建着一栋临时帐篷,在严寒的节气里,冒着青烟的帐篷显得格外温暖,这里11名森林抚育工人,是1月2日进入无手机信号的作业点开展森林抚育,他们将在临时搭建的帐篷中住上近20天。

  

  负责捡枝丫的营林职工帽子和睫毛上挂满了冰霜

  早上六点钟,大山里一片寂静,虽然天还没亮,但这里却热闹了起来,作业组成员一起吃早饭,不到七点就出发了,外面的天还没亮,大家用着头灯、手电照路,大约30分钟后到达了作业场地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

  负责做饭的营林职工步行近一公里取水

  中幼林抚育就是对森林中的站干、病腐等生长不良、无培养前途的树木进行清理。干活前老张告诉记者,一天里边有几个最冷的时间段,在7点到8点半之间,太阳刚露头的时候最冷,冻的都“刮脸”,干起活来都不敢停,要是刮点小风,感觉穿多少都能冻透了。

  

  在帐篷里点着头灯搓锯片的营林职工

  因为山高林密,这里的太阳总是出来晚一些,都干半个多小时活了,阳光才穿过冰雾,而作业组成员此时眉毛和帽子上都挂上了冰霜。

  临近中午,到了吃午饭时间,作业组成员找来干枝丫,笼起了篝火,由于距离帐蓬较远,为了节省时间,中午饭是早上带来的馒头和炖菜,虽然包的很严实,但也早已凉透了,他们找来树枝叉起馒头放在火上烤,一边吃着,一边聊天。虽然是围坐在火堆旁边,但阵阵寒风吹过,原本被汗水浸湿的棉衣后背都冻硬了,得来回烤火驱寒,用这些老营林人的话说,这叫“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”。

  

  职工将换下浸湿的棉衣、棉裤、棉鞋挂在帐蓬蓬顶烘干

  天黑了工人们都下了山,回到帐篷换下浸湿的棉衣、棉裤、棉鞋,挂在帐蓬蓬顶,因为这样一晚上就能烘干,不耽误明天上山。

  

  下山回到帐篷吃着可口的饭菜唠着家常笑声中扫去了一天的疲惫

  这时热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,是白菜、冻豆腐、大片猪肉的大炖菜,还配有凉菜、花生米,大家围坐在一起,聊起了家常,爽朗的笑声、开心的笑脸,驱赶了一天的苦累。

  营林人在严寒中坚守、大山里劳动,伴着晨光、披着夕阳,美丽的身影绿了青山、蓝了天。


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
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地段街1号
版权所有: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  黑ICP备11001326号-10
本网站内容未经许可不能用于其它网站,非授权转载,本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451-84652187  13804603396  举报邮箱:hljnews@126.com
寒冬最冷小镇里坚守的美丽营林人
来源:黑龙江经济网 编辑:于克勤 2021-01-15

  黑龙江经济网讯(冯宏伟 记者马朝林)俗话说:“三九、四九,打骂不走”,说的就是在大兴安岭冬天寒冷天气里不适合人们出行,三九、四九的天气也是有着“中国最冷小镇”之称的大兴安岭呼中区最冷时节,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极寒天气里,有一群林业职工依然“扎根”在深山中,从事营林生产的工作岗位,清理病木朽木,进行中幼林抚育。

  

  割灌机手正在作业

  在大兴安岭林业集团公司呼中林业局大西沟管护区425林班的山脚下搭建着一栋临时帐篷,在严寒的节气里,冒着青烟的帐篷显得格外温暖,这里11名森林抚育工人,是1月2日进入无手机信号的作业点开展森林抚育,他们将在临时搭建的帐篷中住上近20天。

  

  负责捡枝丫的营林职工帽子和睫毛上挂满了冰霜

  早上六点钟,大山里一片寂静,虽然天还没亮,但这里却热闹了起来,作业组成员一起吃早饭,不到七点就出发了,外面的天还没亮,大家用着头灯、手电照路,大约30分钟后到达了作业场地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

  

  负责做饭的营林职工步行近一公里取水

  中幼林抚育就是对森林中的站干、病腐等生长不良、无培养前途的树木进行清理。干活前老张告诉记者,一天里边有几个最冷的时间段,在7点到8点半之间,太阳刚露头的时候最冷,冻的都“刮脸”,干起活来都不敢停,要是刮点小风,感觉穿多少都能冻透了。

  

  在帐篷里点着头灯搓锯片的营林职工

  因为山高林密,这里的太阳总是出来晚一些,都干半个多小时活了,阳光才穿过冰雾,而作业组成员此时眉毛和帽子上都挂上了冰霜。

  临近中午,到了吃午饭时间,作业组成员找来干枝丫,笼起了篝火,由于距离帐蓬较远,为了节省时间,中午饭是早上带来的馒头和炖菜,虽然包的很严实,但也早已凉透了,他们找来树枝叉起馒头放在火上烤,一边吃着,一边聊天。虽然是围坐在火堆旁边,但阵阵寒风吹过,原本被汗水浸湿的棉衣后背都冻硬了,得来回烤火驱寒,用这些老营林人的话说,这叫“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”。

  

  职工将换下浸湿的棉衣、棉裤、棉鞋挂在帐蓬蓬顶烘干

  天黑了工人们都下了山,回到帐篷换下浸湿的棉衣、棉裤、棉鞋,挂在帐蓬蓬顶,因为这样一晚上就能烘干,不耽误明天上山。

  

  下山回到帐篷吃着可口的饭菜唠着家常笑声中扫去了一天的疲惫

  这时热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,是白菜、冻豆腐、大片猪肉的大炖菜,还配有凉菜、花生米,大家围坐在一起,聊起了家常,爽朗的笑声、开心的笑脸,驱赶了一天的苦累。

  营林人在严寒中坚守、大山里劳动,伴着晨光、披着夕阳,美丽的身影绿了青山、蓝了天。

黑龙江经济网
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